意识链的“生命游戏” | The Synchronicity of Philippe Parreno

Philippe Parreno 声称将这个展览献给逝者 Xavier Douroux 1956–2017)时,就注定着外滩美术馆将成为某种感伤的诗意载体。此次展览也同样让人联想到此前 Felix Gonzalez-Torres 的个展,他们的细腻敏感与忧郁气息简直一脉相承。二者的联系不仅可以在 Parreno 2014 年创作的 Snow Drift 中窥见一二(图1),在1999年创作的《关于》(About, 1999)中就被刻意制造了这样的联系,影片记录了 GonzalezPirre Huyghe 和他自己参加 48 届威尼斯双年展的作品。

Parreno Gonzalez 的差异性在于对时间的处理,展览名恰如其分的体现了这一点:共此时的原词 “Synchronicity” 最早由荣格(Karl Jung)于1920年代提出,指的是有意义的巧合uncasual coincidence)。Parreno 将他对这一词汇的理解充分表现在对建筑的编排上。某种程度而言,这也是对展示空间的妥协,与法国东京宫或英国泰特美术馆的空旷展厅不同,外滩美术馆的建筑被楼层硬性地切分为4个小空间,观展过程不得不沦为一种细碎的体验,庞大的沉浸式装置因此被折叠为四层。

这显然没有难倒 Parreno,他利用一个贯通四层楼的竖直平面在这些碎片化的空间之间建立联系。一楼的平面是一个旋转的书架机关,二楼则是一个播放着 Ann Lee 影像的屏幕,三楼的平面成为一堵展示着磷光丝网印海报的白墙。通过对每个空间中的时间进行编排,Parreno 不仅在楼层之间搭建了显而易见的联系,同时埋藏下了刻意为之的巧合事件。如二楼和三楼的卷帘升降、屋顶定日镜与五楼的音响以及展览入口处的发光灯篷、三楼暗灯时显现的时间和二楼电影结束时的时钟等等;这些安排都精密的构建出一种典型的非线性叙事。

一方面来源自物理科学的非线性系统混沌理论自20世纪80年代中期到世纪末就一直受到不同领域的关注;另一方面也来自电影领域,非线性是二十世纪末与新世纪初的后现代特征,这与网络的诞生和全球化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如果电影的非线性叙事是通过剪辑完成,那么 Parreno 的叙事则是通过观者的走动得以建立。他对整体建筑的调动,保证了叙事线的偶然成立——由各个元素的精密链接启动——这种偶然性无法像齿轮那样一环扣一环的被推敲出来,而是在暧昧的关联之间提供无限可能性。

这样的可能性似乎十分吸引 Parreno,在 Pillar Corrias 的个展上,他将 John Horton Conway 发明的生命游戏” (The Game of Life) 与自己画的238张昆虫画结合成带有生死隐喻的大型装置。生命游戏是 Conway 1970年发明的细胞自动机,对任意细胞设定简单的规则,细胞图就会按这个按规则持续演化,在游戏的进行中,杂乱无序的细胞会逐渐演化出各种精致、有形的结构。

PP_install_5

Installation view: Philippe Parreno,
With a Rhythmic Instinction to be Able to Travel Beyond Existing Forces of Life

Parreno 将细胞机的演化过程与昆虫的诞生消亡相互映射,无遗是为了制造一种对宇宙生命的预设,在杂乱中生成有序的偶然性与他在此次展览中制造的叙事偶然性具有一样的意义。

要理解这样的叙事意图,或许还需要与同时代的 Doug Aitken 作参照,在 2005 出版的《破碎的屏幕》(Broken Screen)一书中,Aitken 通过 25 个对话试图揭示当时影像语言呈现的潜在共性:非线性叙事、分离的屏幕和碎片化的视觉面,并以此作为新的对话、表达与理解的文化宣言。对话人包括 Matthew Barney Pierre Huyghe 两位对 Parreno 有直接影响的艺术家。

联系至 Parreno 的较早创作,2006年创作的《齐达内:一个20世纪的肖像》 (Zidane – A 21th Century Portrait) 关注于多视角的人物解读,通过分散的17个镜头将作为足球明星的齐达内彻底解构了。这种多视角也是非线性叙事电影的基本手法。但这之后,我们可以看到这种多视角带来的碎片化逐渐脱离影像语言并扩散至屏幕外界,这或许正是破碎的屏幕所暗示的方向。Aitken 的创作在那之后开始寻觅剧场的共时性与意识链接的偶发,如“Happenings” 系列 Frontier (2009) Black Mirror (2011)

相比之下,Prreno 的创作处理得更细致入微,他更强调互动性,并将偶发的主动权交由观者,这是关系美学的遗留,强调交互主体性,与互为共享的偶发链接。为了保证这种权力的有效性,Parreno 将所有可见与不可见的细节设置在始终变化的状态。这些变化总是猝不及防且过于细小,使观看与消化的过程无处停歇,导致观者的认知一再被校正。更由于观看的路线不同,停留的时长不一,刻意为之的巧合成为个体间无意中的发现。这保证了观看的私密性,与各个偶发叙事线之间的独立性。因此,即便在观展结束之后,这些偶然被观者构建的叙事线也无法被准确诉说。

Parreno 对时间的精妙拿捏使他的作品不同于大多互动或是沉浸式装置,除了人与装置之间的交涉之外,他将时间的变化同样渗透在这些交涉之间,无法捕捉却又分明在意识中显现的叙事线索成为他敲打实在界的砖石。曾有评论说 Parreno 的作品模糊了想象与真实的界限,这句话可能并不准确。在我看来,这里并没有真实与想象之分,而是一种真实与另一种真实的区别。在你游走于各个洞穴并试图发现所谓的逻辑时,真实始终被覆盖在漂浮的面纱之下。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